Mercy

爬墙是必然的

在这个普天同庆的日子里…真诚的来问一句…咱家有微信群吗😂需要同好需要姐妹!!!

[ME]In the name of GOD(天作之合)

羊角数枝梅:

配对:M/E


分级:NC-17


简介:Eduardo意外怀孕


*严重警告*:ABO 带球跑 OOC 文题不符




前文:01  02  03  04  05  06  07  08  09




10


  他在下沉。


  刚开始很快,光线骤然远离。冰冷的海水并不刺骨,大量地从车窗中涌进来,Eduardo没有系安全带,因而被强大的吸力给卷了出去。


  即使是最鲜艳的超跑浸在海里也看不出原本的颜色,Eduardo看着它在加速下落,而自己却被浮力托着向上。


  周围的海水很干净,轻飘飘的,Eduardo觉得他在被母亲揽进怀里。


  突然他就不想回到陆地上去了。




  两个星期前。


  Eduardo被Alex安置在了离家几十公里外的棕榈滩。


  还没到旅游季节,这里的常驻人口只有一万左右,是一片安静祥和的疗养天堂,很适合Eduardo调理身体。


  佛罗里达州分布着美利坚大部分的中美和南美裔,富翁们都愿意为自己买几处别墅豪宅。作为一代移民中的实业大亨,Saverin家不可免俗地置办了足够多的房产和地产,迈阿密的几个富人区里都有他们家族的名字。


  父亲在亿万大道上有一所私人庄园,Eduardo一直都觉得这里的阳光是迈阿密最灿烂的,海水和沙滩也是最纯净的。


  然而这并不表示Eduardo能够同意百分之百地服从兄长的安排。


  似乎从离开塔拉哈西的那一秒起,他就患上了分离焦虑症。顺便,这不难理解。对于一个怀孕不到四周,时隔这么多天第一次见到了肚子里孩子的父亲,aka标记过他的Alpha,再重新跟对方建立起精神连结的Omega来说,有一点生理和被动的心理上的反应,是完全正常的。


  但不代表他们都能接受这种变化,尤其是Eduardo的大哥Alex。他比Eduardo大六岁零十个月,从去机场的路上再到坐飞机的途中,都在不遗余力地照顾自己被焦虑和妊娠反应折磨的幺弟。


  Eduardo憔悴的样子让他心疼又气愤,下飞机后他第一时间开车把人送到了医院,在Eduardo挂点滴的空当和Michele商量了一下,决定还是先瞒住爸爸和妈妈,等到时机成熟了才告诉他们。


  所以现在就是Eduardo一个人待在这个偌大的房子里,和一位按时上门的私人医生帮他监测身体的一些数据,以及做一些治疗。Eduardo每天需要吃一堆奇奇怪怪的药片,很多时候他靠它们就填饱了肚子。


  然后Eduardo被检查出了营养不良。


  有记忆以来,Eduardo从来没有这么让Alex操心过。他对Eduardo唯一一次真的生气是很多年前,还是小朋友的幺弟擅自去开父亲送给自己的第一辆车,成功追尾把车跟本人都撞出了不同程度的损伤。到了医院之后,Alex都不知道是该先好好安慰小家伙一阵还是先揍一顿屁股。


  Saverin家的父母都回家了,即使儿子们都已经成年,家里依然有宵禁。Alex不能每天都去看Eduardo,目前最佳的解决方案是为弟弟请一位营养师。




  Alex不知道Eduardo在经历怎么样的痛苦。


  Eduardo都不明白自己为什么会这么痛苦。


  他觉得自己像是被关在了一个抽干空气的玻璃瓶里,隔绝了所有声音的传播,没有人能听到他,他也听不到别人。


  事情有些不对劲,Eduardo会在夜里做噩梦,醒过来又全部忘记内容,之后就再难睡着。


  他开始相信这里是片被诅咒的土地,恶魔也许就盘旋在头顶,蚕食他的灵魂,让他变得脆弱,一击即碎。


  但理智告诉Eduardo,可能他是生病了,因为前一天他从私人医生那里得到一张量表,测出来的结果他没看到,不过从医生略显严肃的表情中Eduardo能猜到一点——这位老先生面对他一向是和善又带笑的。


  他想知道自己出了什么问题,Eduardo问过那位医生自己是不是得了抑郁症,或者其他的心理疾病,得到的答案都是否定的。


  “你很健康,我的孩子。”


  在又给Eduardo留下一大盒药的同时,医生先生如是说。


  Eduardo渐渐变得不再信任他,或许是根本就没有信任过。


  他想要一个真相,某一天Eduardo自己把车开到了这里最大的一家私立医院,一套细致的测试做下来,结果是一样的,另外的医生告诉他只是有点紧张。


  Eduardo低落了下来。大家都说他没有毛病,那他的难过要怎么解释呢。


  它们切实地存在着,不是Eduardo臆想的产物。


  直到Alex请来的营养师跟他解释了这一切的原因。


  她叫作Marian,是个温柔的中年女性,又是一位育有两个孩子的母亲。


  “你太年轻了,小先生,”Marian帮他配好了午餐,在Eduardo一口一口吃东西的时候对他说,“你最近一直都在无视你的孩子,而他在吸引你的注意。”


  Eduardo叉子上的花椰菜啪嗒一下掉进盘子里。


  他愣住了。


  过了好几秒,他才犹豫着开口。


  “我不确定,我感受不到它,它就像从来都没有出现过。”这是事实。


  Eduardo的语气更多是在形容某个物件,他用的“它”,仿佛是在说一个良性肿瘤,虽然不至于无关痛痒,但也没必要为其恐慌。


  自从重新回到佛罗里达,Eduardo几乎都快忘记为什么他要独自一个人住到这边,短短的十多天似乎比一年还要漫长。


  “不,你感受得到,只不过你在刻意忽略,”Marine目光坚定,“你的孩子没有安全感,因为你表现得想要放弃他。”


  “他在跟你抢养分,为了保护他自己,所以你会这么虚弱。”


  “Jesus…”Eduardo的表情困扰极了,这超出了他的理解范围,他都不知道要怎么回答。


  “你的神经绷得很紧,焦虑让你难以入睡,”Marine安抚性地拍了拍这位看上去被吓坏了的小少爷单薄的后背,“要是孩子的另一个父亲在这里,你能轻松不少。”


  Eduardo不想吃饭了。


  教养迫使他不得不回应这个。


  “实际上,我们刚结束了一场伦理法庭的官司,”Eduardo笑了笑,“我不打算留下它。”


  Marine沉默了,她的眼神是复杂的,Eduardo读不懂里面的含义。


  难道她是奉行流产有罪的基督徒?


  Eduardo等待着即将到来的主的教导,不准备反驳一个词。


  令他惊讶的是,Marine并没有责难他。


  “你会好起来的,Saverin先生,”那位女士温和地对他说,“祝你好运。”


  Eduardo忽然感觉到了一阵安心。




  十五个小时前。


  凌晨,Eduardo因为噩梦出了一身汗。


  在手机自动播放通讯里Alex的留言时,他还在浴缸里盯着自己的肚子出神。


  今天的梦具象化了,里面有一只胖乎乎的蜘蛛。


  Eduardo知道他为什么会做这种梦。


  在Marine跟他说了那些话之后,Eduardo不由自主地关心起了那个小家伙,寄生在他身上,跟他抢营养的胚胎,一个未成形的人类。


  他总觉得那里在一点点地长大。


  他有点害怕自己将来会变成蜘蛛的形态,除了腹部以外,都是干瘪的。


  Eduardo在热水里打了个冷颤。


  真正让他觉得全身的血液被冻住的是那段留言,只听了第一句,Eduardo就差点把手机扔进洗澡水里。


  好像这样Alex说的东西就能不存在。


  “Dudu,快回家,爸爸和妈妈知道了。”


  Alex在告诉Eduardo,他在西棕榈滩医院的就诊记录被父亲发现了,因为这家医院发生了数据泄露,所有病人的资料都像公开的广告纸一样被暴露在互联网上几分钟,过后医院的系统及时做了修复,但父亲手下的人还是筛选出了自己的,并且在第一时间发给了父亲。


  父亲一直都有私人侦探,这不是什么秘密,但Eduardo不知道这会被用到他的身上。


  也许这就解释了为什么Alex一知道他的事,只带他去过Michele工作的医院,剩下就是请私人医生,但Eduardo太傻了,以前都没察觉到。


  他不知道自己是怎么回到床上的,甚至还睡着了,没有因为这个而精神失常。


  可能上帝是想让他经历一次暴风雨前的平静。




  一个小时前。


  伦理法庭的判决书下来得很不是时候,因为Eduardo正在跟他的父母吵架,那一封信件一样的东西被扔在了地上,谁都没有心思去捡。


  战火烧到了Eduardo最想隐瞒的人那里。


  不像是和他的哥哥们吵的那种,或许在别人看起来根本不像是吵架,因为他们就只是在对话。


  然而Eduardo觉得说的每一句都是可以转换成冰锥的利器。


  Eduardo就像是一块海绵,内部藏着无数的洞孔,但从外面却没有什么,看上去还比较光鲜。


  他听到了父亲的叹息,看到了母亲的眼泪,这些都几乎令Eduardo崩溃。


  所以他在解释。


  “我没有被强jian,妈妈。”


  “我不是故意要瞒着您。”


  “是的,我非常爱你们。”


  以及道歉。


  没有止境的道歉。


  后面主要是Alex在代替他说话,Eduardo的头很晕,出现了耳鸣,很多都没有听清。


  直到他看到母亲打了Alex一耳光。


  清脆的皮肉接触声响在耳边,像一个小型的爆炸,Eduardo反射性地捂住自己的脸,瞬间就清醒了过来,跟挨打的是他自己一样。


  母亲用了很大的劲,Alex被打得头都偏了过去,Eduardo看到鲜红的指印渐渐浮现在了大哥脸上。


  Alex默默地把头转了回去,还下意识地挡在了他的前面,拉住Eduardo的手臂往自己背后拖,仿佛回到了很久以前,幺弟犯错的时候,Alex总是会摆出保护者的姿态。


  Eduardo觉得肺部的空气快没有了,家里的一切如同一双钢铁铸成的手,紧紧地掐住他的喉咙。


  他忽然很想吐。


  于是他冲出家门,逃离了让他窒息的环境。




  十分钟前。


  Eduardo开着自己大二那年买的法拉利,飞驰在比斯坎湾的跨海大桥上。




  五分钟前。


  Eduardo的手机再一次疯狂地震动起来。


  他只用瞄一眼,就知道那是属于Mark的数字。




  十秒前。


  Eduardo的车由于速度过快,在避让右侧的车辆时打滑,撞破了桥侧护栏。


  应该是这一块的侧栏不够坚固,驾驶座上的安全气囊都没有弹出。




  五。


  四。


  三。


  二。


  一。


  Eduardo冲进了海里。




TBC

锦多糖:

AndrewGarfieldㄧ2010

*任他们多漂亮 未及你矜贵 *

真好

NADPH:

木吉他弹奏我的好心情

路途不错的风景

我留下足迹

等待你一起去度个假期


遇见你们是这个夏天最好的事情!

XY大金鱼:

昆仑带崽环游世界

结合了一下原著和电视剧的设定……emm感觉很微妙

【TSN】ME/EM及无差扫文博

塔和:

整理了一下过去6年的各种扫文博,eme/无差/rps均有。感谢这些博主❤


 


(豆瓣)【社交网络】TSN- EM/无差别/Jewnicorn - 中译完结 - 入门级扫文 


https://www.douban.com/note/247557022/?type=rec


推的都是sy的中文。 


 


(豆瓣)最近看的TSN SLASH


https://www.douban.com/note/133953567/


这个博主扫了很多英文的同人,一共有7个扫文贴,基本是都是lj的。扫的文大都是em,如果有me肉博主会写出来。 


 


(lofter)【TSN-EM/无差别/Jewnicorn】完结文粗扫(汇总帖) 


http://chibaaoi.lofter.com/post/1cac9f76_7836fac


这个博主扫的是em和无差文,也有rps。主中文和翻译文。 


 


(lofter)随缘居TSN推无差文:同萌会!我有一壶酒,聊解寸心忧! 


http://jiansu-hasami.lofter.com/post/1cc3f8c8_5dfc0c9


一个推m/e无差的博主!推的都是sy的中文同人,赞~


 


(sy)【推文】【TSN 社交网络】ME/EM推荐汇总


http://www.mtslash.org/forum.php ...6%BC%F6%BB%E3%D7%DC


sy上的em/me推文帖,文很多。可以挑自己的cp吃。


 


(dreamwidth)THE SOCIAL NETWORK: MARK/EDUARDORECS MASTERLIST


http://bea-recs.dreamwidth.org/29414.html


英文的扫文博主,推的都是英文同人,把当年lj上的同人都扫了。


 


(lj)As One Kiss of The Eternal


http://summer-c0329.livejournal. ...%20social%20network


刚刚又在lj找到一个扫文博!这个博主每扫20篇会发一条扫文博,至今已经发了26条了(哇……)扫文推荐是中文的,但是扫的都是英文同人。没有特别标注的话就是清水无差,可以锻炼英文~ 


 


(lj)au扫文博 


http://swing-set13.livejournal.com/95102.html


lj上的au文,也是英文的。


 


(lofter)我个人的扫文记录^_^


http://tahee.lofter.com/post/1d04a8b9_b7fb379


最后暗搓搓的发一个自己的扫文博。主eme及无差。因为感觉很多扫文贴都是一两句概括,所以想写一个详细一点的扫文纪录。持续更新中。